企业文化

当魏国放弃了人才齐国放弃了警觉燕赵再有血性也敌不过秦之铁骑啊

发布日期:2022-01-14 02:38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当魏国放弃了人才,齐国放弃了警觉,燕赵再有血性,也敌不过秦之铁骑啊

  上文我们说到,通过变法,秦国的强大超过当时的任何一个国家,但东方各国依旧在秦王国磨刀霍霍声中,毫无警觉地继续争城夺地,互相攻击……

  秦王国的军事力量,到了公元前3世纪,已强大到无可匹敌的程度,它已使楚王国受到一连串创伤,现在它更要加强对这个邻居的打击。

  公元前299年,秦昭襄王赢稷邀请楚怀王芈槐到武关(陕西商南)举行高层会议,芈槐冒冒失失地去了,秦王国把他当作俘虏一样捉到咸阳(陕西咸阳),命他用臣民的礼节觐见赢稷,又强迫他割让黔中(贵州)土地。

  芈槐这个被秦王国玩了一辈子的糊涂蛋,到这时候恶梦才醒,愤怒地拒绝,秦王国就把他囚禁起来。

  秦昭襄王赢稷发现不能利用芈槐勒索,大失所望,就由武关出击,楚军又被打败,但仍坚持不割地。

  芈槐曾经逃脱过,但中途又被捉回,三年后病死在咸阳,秦王国把他的尸体送返。

  乘着会见或觐见的机会,把友邦君主囚禁甚至杀掉,在春秋战国时代,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楚王国就常使用这种无赖的手段,而秦王国似乎还是第一次。不过,秦国居然敢用这种方式来对付像楚王国这种强大国家的国王,却使各国汗流浃背。

  赢稷压制了楚王国后,公元前288年,他宣称自己是西方大帝(西帝),派人去齐王国,请齐湣王田地当东方大帝(东帝)。

  这明显地表示两个超级强国将瓜分世界,田地欣然接受,但他的大臣们认为国王的地位已经够高了,改称帝号,并没有实质上的利益,反而给其他国家不必要的刺激。所以田地称东方大帝只两天工夫,就自动取消。

  赢稷也只好跟着把西方大帝的招牌悄悄拿下来,但他对已经一蹶不振的楚王国没有放松,公元前278年,他命大将白起率大军向楚王国进攻,给楚王国一个致命伤害——攻陷首都郢都(湖北江陵),焚烧楚王国历代国王的坟墓。

  楚王国的正规国防军全部溃败,楚顷襄王芈横仓惶迁都陈丘(故陈国,河南淮阳),暂时喘息。

  远在北方的燕王国,一直念念不忘公元前4世纪末齐王国那次蹂躏。经过28年的埋头苦干,到了公元前284年,即齐王国并吞宋王国后的第二年,齐湣王田地在国际上的威望正达最高峰时,燕王国秘密跟赵、秦、韩、魏缔结盟约,五国联军在燕王国大将乐毅率领下,突然向齐王国发动总攻。

  齐王国军队全部覆没,全国土地和重要城市,包括首都临淄在内,像落叶一样,被五国联军的暴风一口气扫光。只剩下即墨(山东平度)、莒城(古莒国,山东莒县)两个边远城市,仍由残军据守。

  齐湣王田地,这个卡通电影上的丑角人物,从临淄逃出来后,东方大帝的尊严架子,仍然不变。他先投奔卫国(河南濮阳),卫国盛大而周到的接待他,田地却像仍坐在宝座上一样,对卫国国君颐指气使,卫国国君就停止供给他饮食。

  田地只好投奔鲁国(山东曲阜),鲁国派使臣到边境迎接,田地询问鲁国怎么接待他,使臣表示当然把他当作国宾。但田地要求用国王的礼节,那就是说,鲁国国君必须从早到晚,站在堂下,伺候田地吃饭和听候呼唤,因为他是国王,鲁国仅把他当国宾是不够的,必须把他当主人。

  鲁国不由的吓了一跳,下令封闭边境。田地再投奔邹国(山东邹城),恰巧邹国国君逝世,田地宣称要以国王的身份吊丧,邹国告诉他:“我们是小国,不敢当您国王的御驾。”

  淖齿奉有楚顷襄王芈横的密令,如果齐王国还有希望,就支持田地。如果齐王国没有希望,就参加燕王国那一边,占领莒城。

  淖齿不久就发现田地是一个草包,过去那些声誉,不过是时势造成的虚名。于是他邀请田地阅兵,就在阅兵台上把田地捉住,用极残酷的方法处死:田地的筋被抽出来,悬挂到梁上,哀号三昼夜才气绝。

  中国历史上总共有559个帝王,其中约有三分之一,即183个帝王死于非命,而以田地死的最惨。

  不知道淖齿为什么对他如此残忍,只有一个可能的解释,即田地的尊贵架子太刺伤淖齿了。

  不过,楚王国并吞莒城的目的也没有达到,莒城民众暴动,驱逐楚军,杀掉了淖齿,拥立田地的儿子田法章继任国王,是为齐襄王。

  乐毅围攻即墨(山东平度)五年,不能攻下,便改用怀柔政策,企图使即墨自行崩溃。

  可是燕王国内部发生变化,公元前279年,那位有勾践优点,而没有勾践缺点的英明老国王燕昭襄王姬平逝世了,少不更事的年轻儿子姬乐资继位,是为燕惠王,认为乐毅的忠贞大有问题——齐王国以超级强国的庞然大物,在一个月之内全部瓦解,而即墨一个孤城,却围攻了五年,显然像姬乐资左右亲信所形容的,一定潜伏着某种阴谋。

  于是,姬乐资下令把乐毅免职,另派亲信大将骑劫代替他。骑劫立即强行攻城,即墨守将田单用新发明的秘密武器“火牛阵”反击。

  火牛阵是将利刀绑到牛角上,然后燃烧它的尾巴,这一群尾巴着了火的牛群,就成了无数坦克车,排山倒海般地冲进燕军阵营,燕军被这种从没有见过的武器吓坏了,霎时间大败,骑劫被杀。

  燕军这一败像一场连锁的雪崩,齐王国人民群起响应,向燕军攻击,只几天工夫,就把所有的燕王国占领军全部赶走。

  不过,跟300年前遭受鞭尸事件的楚王国复国一样,因为残破太重的缘故,齐王国虽然恢复了国土,却不能恢复力量,它从超级强国的地位上跌下来。

  公元前3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秦王国的外交政策发生剧烈而重要的转变。秦昭襄王赢稷采用宰相范睢“远交近攻”的建议,对一些距离遥远的或较远的国家,如齐王国、燕王国和新被击败正在萎缩中的楚王国,一律笑脸相迎。

  这个外交政策是可怕的,事实上使所有的国家都陷于孤立,以便于敌人各个击破。

  这个政策的提出者范睢却不是秦王国人,而是一个魏王国人,他本来十分热爱自己的祖国,一直在魏王国宰相魏齐手下,做一个低级官员,唯一的希望是能有机会得到长官的赏识,逐步升迁。他永没想到有一天能当秦王国的宰相,献出这种高度智慧的谋略。这是一场冤狱逼出来的奇迹。

  当范睢仍是魏王国低级官员时,有一次,他奉派当外交使节须贾的随员,出使齐王国。齐襄王田法章欣赏他的才能,秘密邀请他出任齐王国的官职,范睢不愿背叛祖国,田法章十分失望,赠送给他黄金五公斤和酒菜一席。范睢拒绝了黄金,只接受了酒菜。

  须贾听说后,既妒且怒,一口咬定范睢一定是泄露了什么重要机密,否则齐王国不会对他有如此重酬。回国后报告魏齐,魏齐也怒不可遏,不分青红皂白,立即召集全体官员跟全体宾客,举行盛大宴会,把范睢绑到堂下,教他招供。

  当范睢的供词不能使魏齐满意时,魏齐认为他坚不吐实,空言狡辩,下令苦刑拷打,范睢的肋骨折断,牙齿脱落,而拷打不止。

  范睢假装气绝身死,魏齐才命人把他拖到厕所,下令所有的官员跟宾客都向那满身血污的尸体轮流撒尿,用以表示对国王的忠贞和对卖国贼的痛恨。

  范睢等到凌辱他的官员散去之后,哀求并贿赂狱卒救他。狱卒在奉命把范睢拖出埋葬时,暗暗送他回家疗养。

  范睢的伤势稍有好转,就立即逃亡到秦王国,向秦昭襄王赢稷提出远交近攻的外交政策。赢稷大喜,任用他当宰相。

  不久,须贾出使秦王国,范睢化装成一个乞丐,向须贾求食。须贾对范睢仍然活在人世大为惊愕,但仍怜恤老友的沦落,送给他一件皮袍。

  当范睢告辞之后,须贾发现了真相,他魂不附体(在那个时代,杀掉一个外国的使节,跟杀掉一只麻雀一样),脱掉衣服鞋袜,赤身露体,光着双足,跪到范雎的宰相府门前请罪。

  范睢也依样画葫芦的召集政府官员和宾客,大摆筵席,告诉匍匐在地的须贾说:“你本来是死定了,我之所以不弄死你,不过念你送给我的那件皮袍,还有一点故人之情。”然后命他回国告诉魏王国的国王,如果不立即把魏齐处斩,即将向魏王国攻击。

  魏齐在流别人的血表示自己的忠贞时,非常慷慨激昂,现在需要流自己的血来维护国家安全,他却卑劣的弃职潜逃。

  不过逃来逃去,逃到最后,没有一个国家敢为他这么一个蠢人去开罪愤怒的秦王国的宰相,他被迫自杀。不过,他的灵魂要比庞涓高贵,他临死时承认自己的错误。

  魏王国地居中原,物产丰富,教育发达。当时最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半数以上出生在这里或集中在这里。

  可是,魏王国颟顸的统治阶层,不但不能用他们,反而凌辱迫害,逼使他们投奔敌国。

  我们不能想象:如果魏王国大胆地任用了吴起、公孙鞅、孙膑、范睢、乐毅(他也是魏国人),历史的发展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秦王国新的外交政策下,远东三国因此得到暂时的安定,近东三国却恶运当头。它们只有接受不断地痛击而呼救无门,既没有霸主可以申诉,又没有另一个超级强国可以跟秦王国制衡。

  公元前264年,秦王国攻击韩王国,沿着黄河北岸向东挺进,占领南阳(河南修武以西)。两年后(前262年),又占领野王(河南沁阳),把韩王国跟北方的领土上党郡(山西长治)的联系隔断。

  这是把烫手的山芋抛给赵王国,赵王国无法拒绝这个广达二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诱惑,一边兴高采烈地接住,一边祈祷老天爷保佑它不是一块烫山芋。

  秦王国当然不允许已到口的肥肉被别人抢走,两年后(前260年),大将王龁向上党进攻,等到赵王国大将廉颇率援军到达时,上党已经陷落。而秦军仍锐不可当,廉颇节节失利,最后退到长平关(山西高平王报村),构筑营垒,坚守不出。

  廉颇认为秦军远来,一定不能持久,他将等到秦军撤退时,再行邀击。秦王国看出,如果不除掉老谋深算的廉颇,就不可能歼灭赵王国的野战兵团。

  范睢所建立的间谍系统,及时的在赵王国首都邯郸(河北邯郸)向当权人士散布耳语说:“廉颇太老了,已经丧失了锐气,所以屡战屡败。上党失陷对他的打击很大,他自知不是秦王国的对手,已成为一个懦夫,不敢出战,恐伯终有一天在压力下向秦王国投降。秦王国最害怕的是赵王国少壮派将领赵括,只要赵括不出来当统帅,秦王国就铁定的胜利。”

  赵括是赵王国名将赵奢的儿子,有绝顶的聪明和绝顶的口才,自以为军事才能天下无双。赵奢在世时,父子们谈论兵法,老爹往往被儿子批驳的哑口无言。赵括的母亲高兴说:“将门虎子,真是不错。”

  但老爹不以为然,说:“战争是致人于死的大事,他说起来却十分轻松,一旦担任大将,必定失败。”

  所以,当赵括被任命为总司令后,赵母立刻上书给国王赵丹说:“赵括事实上是一个书呆子,只会读父亲的书,而不会灵活运用,不是大将之才,请不要派遣。”

  赵王丹以为赵母谦让,赵母说:“他父亲当总司令时,所得到的赏赐,全部分给部下。命令发布的当天,就住进军营,跟士兵同甘共苦,不再过问家事。遇到困难,必定征求大家意见,从不敢自以为是。可是赵括刚被任命为总司令就威风凛凛,军营之中,没有人敢对他仰视。赏赐给他的财物,全运回家。他父亲死时曾一再嘱咐,无论如何,不可使赵括指挥大兵团作战。”

  赵王丹当然不肯因赵母一人之言而改变主意,赵母请求:“如果一定要用他,万一丧师辱国,但求赦免我们全家。”赵王丹允许。

  秦王赢稷得到赵括当总司令的消息,高兴的几乎发狂,立即任命各国所最畏惧的大将白起当总司令,原在前方担任总司令的王龁降为副总司令。

  唯恐怕白起的威名使赵括恐惧,不敢出战,那就捕捉不到赵王国的主力了,赢稷下令,有敢泄露总司令姓名的,立即斩首。然后动员全国所有的后备兵力,把十五岁以上的男子,全部投入战场。

  世界上最大的一场会战,秘密布置完成。秦王国所要的不仅仅是战场上的胜利,它还要彻底摧毁赵王国的战力。

  赵括采取中央突破战术。他厌恶防御,认为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要取得胜利,必须发动继续不断的攻击,楔入敌人阵地之后,左右展开,促使它全线崩溃。

  白起下令再退,然后派出25000人的奇袭部队,切断正在锐进的赵括的退路。

  于是,赵王国的大军被分割为二,赵括和一部分精锐部队被隔在前方,留守的军队仍在长平关阵地。

  接着,白起又切断赵军的粮道,赵军霎时间发生粮食恐慌,而且跟中央政府失去联络。

  赵括发动数次最猛烈的攻击,希望突出秦军的包围,但秦军坚强抵抗,毫不动摇。

  赵括那些说起来头头是道,曾使老爹闭口的军事理论,全部失效,他不得不效法廉颇的办法,改攻为守,等待援兵。

  可是,现在的形势改变,兵力既被分开,粮秣又尽,守已不可能,而且又无法把紧急情况报告邯郸。

  赵括勉强支持了46天,士兵们饥饿的发疯,最初是杀掉战马充饥,等到战马杀尽,就互相攻杀,煮食战友的尸体。

  赵括被迫作最后的冲刺,分兵为四队,轮流突击,但始终突不破秦军钢铁般的防线。

  到此,赵括束手无策,他亲自挑选敢死队作最后一次突围,结果全军覆没,他自己也死在乱箭之下。赵军还剩有40万人,全部投降。

  惨剧发生在赵军投降之后,白起命这40万饥饿疲惫、得庆再生的俘虏,进入长平关附近一个名为“杀谷”的深谷之中,把各口两端堵塞。预先埋伏在山顶上的秦军,像暴雨一样的抛下土石,40万人,全被活活埋葬,只有240人被释放回国,传布这场恐怖消息。

  赵王国举国大哭,声震天地,他们的青年这一代,全在这一役牺牲,赵王国从此没落。

  长平关战役四年后(前256年),当秦王国的军队再度攻击韩、赵两国时,穿过洛阳那个可怜而古老的周王国的领土,如入无人之境。

  周王国最末一位国王周赧王姬延,赫然震怒,亲自号召各国恢复早已无人再谈的合纵对抗盟约,组织讨伐秦王国的国际联军。

  现在的周王国既小又穷,连神圣不可侵犯的立国之宝九鼎,都熔化了卖掉过日子。如今竟去碰撞人人畏惧的侵略大王,真是把头伸到饿虎口中的壮举。

  周赧王姬延好不容易招募了五六千人,又苦无粮饷,只有向地主们富商们借贷,约定胜利凯旋之日,用战利品奉还。

  楚、燕二国倒是派遣了军队赴约的,但发现再没有其他国家军队时,就惊惶地撤退。

  周王国那五六千人的乌合之众,当然不能单独行动,热闹了一阵之后,只好解散。既没有战利品,债也无法清偿,债权人日夜索债,姬延无法应付,就躲在一个高台之上,不敢跟人见面。

  但他这种儿戏举动,秦王国听到后大不高兴。派出一支军队到洛阳,把姬延捉住,废为平民。

  周王国灭亡的次年(前255年),楚王国军队进入曲阜,把鲁国最后一位国君姬雠放逐。六年后(前249年),再把他废为平民,鲁国也灭亡。

  秦王国的王位到了公元前247年,传给了13岁的少年赢政,由赢政父亲赢异人的老友吕不韦摄政 (点击查看秦始皇简史) 。

  吕不韦是赵国人,他是历史上最有政治头脑的资本家之一。赢异人曾在赵王国当人质,他父亲赢柱是秦王国的太子。赢柱跟当时的任何贵族一样,姬妾很多,赢异人不过其中之一姬妾所生。他的母亲既不受宠爱,因之他也不受重视现场开奖结果最快。在赵王国首都邯郸当人质的那段时间,穷困潦倒,跟一个流亡的难民差不多。

  吕不韦看上了他,把他当作奇货,投下大量赌注。又亲自去咸阳,靠谋略和贿赂,说服赢柱最宠爱的华阳夫人——她偏偏没有儿子。在华阳夫人的要求下,赢异人排挤了所有的弟兄,被立为太子的法定继承人。

  不仅如此,吕不韦还把自己最宠爱的姬妾送给赢异人,这位姬妾一年后生了一个儿子,就是赢政。

  吕不韦的运气不错,不久,秦昭襄王赢稷逝世,赢柱继位,是为秦孝文王。赢柱当王只三年就一病而死,赢异人继位,是为秦庄襄王。

  赢异人当王也只有三年,也一病而死,赢政遂坐上宝座。吕不韦这场精彩的政治投资,收到可惊的利润。

  东方各国乘秦王国一连串权力转移之际,再度组成一次为时过晚的合纵对抗联盟。公元前241年,楚、赵、魏、韩、卫(齐燕两国拒绝参加,这是远交近攻的结果),推举楚考烈王芈完当纵约长。芈完命宰相黄歇代表,统率五国联军,抵达函谷关外。

  这是合纵对抗联盟第二次进逼函谷关挑战,距第一次进逼挑战,已77年。不过这一次比上一次更糟,当秦军大开关门,擂鼓出战时,五国联军魂飞魄散,稍后望见秦军的旌旗,就好像一群老鼠望见了猫的耳朵一样,霎时间惊慌失措,一哄而散。

  尤其是仍然庞大的楚王国,好像惹下了什么滔天大祸,抛弃了已定都38年之久的陈丘(河南淮阳),把首都再迁到更东方,距秦王国更远的寿春(安徽寿县)。

  这是东方诸国最后一次团结,不过这次团结不如不团结,它们的丑态毕露,鼓励秦王国兴起更大的野心,开始认真的考虑早日动手消灭它们。

  公元前237年,赢政23岁,他不高兴吕不韦专权,将之免职。赢政自己亲政,用法家学派的李斯当宰相。

  赢政非常喜欢读书,在博览群书中,他发现了《孤愤》、《五蠹》,反复诵读,佩服的五体投地,叹息说:“我能见到这本书的作者,跟他交游,虽死无恨。”

  李斯告诉嬴政,作者韩非是韩王国的贵族,因为患有口吃的毛病,所以不善言词辩论,但他的智慧全在他的著作之中。赢政十分兴奋,通知韩王国,邀请韩非到秦王国访问。

  公元前233年,韩非到了咸阳,作为国王的贵宾,受到盛大的尊敬与欢迎。然而,天下事往往并不都是向正面发展的,庞涓、孙膑的故事,在秦王国重演。李斯为自己的职位起了恐慌,决心杀掉韩非。他向赢政提出警告说:

  “韩非是韩王国贵族,不是普通平民,绝不可能忠于秦王国。与其用他,冒着被背叛的危险,不如送他回国。但与其送他回国后变法图强,成为大敌,不如杀了他以绝后患。”

  专制帝王大多数都是翻脸无情,喜怒无常的,而且无论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会得到摇尾系统的支持。

  于是赢政把韩非从贵宾位置上拉下来,投入监狱,虽然赢政后来改变主意,下令把韩非释放,但李斯却在他改变主意之前,在监狱中把韩非毒死。

  韩非,这个集荣耀与悲剧于一个焦点的学人,是法家学派的总汇:他的思想中心是,君主应拥有强大的权力,不必希望人民感恩,也不在乎人民怨恨,只要赏罚严明,就可以使政府成为万能。

  赢政和李斯虽然杀了韩非,但却接受了韩非的全部思想,建立他们的日益扩张中的帝国。

  内在条件是,统治阶层日益腐败无能,人民的贫穷日益加重,渴望着早一点变天的心理状态日益强烈。

  外在条件是,秦王国统一当时世界的决心与强大实力,日益膨胀。于是就在七十年代的十年之中,像一根铁棒捣碎六个鸡蛋一样,轻而易举的把六个王国全部征服。

  第一个遭到恶运的是国势始终没有振作过的韩王国,韩非死后的第三年(前230年),秦王国大军攻陷它的首都新郑(河南新郑),韩王国最末一任国王韩安投降。

  韩王国的灭亡引起其他各王国震恐,赵王国在过度紧张中,跳进秦王国间谍布置下的圈套,把那位唯一可以挽救国家、忠心耿耿的名将李牧逼得自杀而死,秦王国那些将军们从此再没有可以较量的对手。

  两年后(前228年),秦王国继白起之后的名将王翦即对赵王国进攻,国王赵迁投降。赵迁的哥哥赵嘉向北逃走,在代郡(河北蔚县),集结残军,继续抵抗。

  燕王国更手忙脚乱,燕王姬喜的太子姬丹主持国政,大臣们劝他跟齐、楚、魏再组合纵对抗联盟,姬丹认为那已不切实际,而且缓不济急。他决心采取左道旁门的手段,派遣刺客去胁迫赢政,命嬴政承诺退还侵略的土地,并保证不再继续侵略。如果嬴政拒绝,就把他刺死。

  姬丹选择的刺客是著名的勇士荆轲,整个计划是:燕王国向秦王国请求合并,派遣荆轲献上燕王国的地图,赢政一定会亲自接见,当荆轲双手展开地图时,一柄短小而锋利的匕首就在地图中出现。

  公元前227年,荆轲到了秦国首都咸阳。一切都照计划进行。可是,当荆轲右手拿起匕首,左手抓住赢政的袖子,正要进一步挟持的时候,赢政挣脱了荆轲的手,绕着柱子奔逃。

  荆轲在后面追赶,很显然的,机会已失。赢政拔出腰剑,把荆轲左腿砍断。荆轲栽倒到地上,勉强坐起,右手把匕首向赢政掷去,击中桐柱,射出火花。

  赢政再用剑砍他,荆轲用手去接,五个手指应声而落。他面露微笑,对赢政说:“我本打算劫持你,逼你退还侵略邻国的土地。不幸失败,大概天意如此。”遂死于乱剑之下。

  秦王国大军立即向燕王国作惩罚性的攻击。公元前226年,攻陷首都蓟城(北京),燕王姬喜向东逃到襄平(辽宁辽阳)。秦军继续追击,姬喜不得已,把太子姬丹缢死,将头献给秦军,秦军才撤退。但秦军并不是宽恕了燕王国,而是急于回去献上主凶的人头。

  秦王国大规模的统一中国的军事行动,不会停止。缢死姬丹的次年(前225年),秦军进攻魏王国,决开黄河的堤防,使从天而降的河水灌入首都大梁(河南开封),最末一位国王魏假被擒,就地处决。

  两年后(前223年),秦王国名将王翦率领倾国的兵力,60万人的精锐兵团,进攻仍然地广人众的楚王国,一连串决定性的歼灭战后,最末一位国王芈负刍投降。

  前222年,秦王国大军向北扫荡,进攻襄平(辽宁辽阳),生擒姬喜,燕王国灭亡。秦军在回军途中,攻陷代郡,赵嘉自杀,但他总算延长赵王国五年的寿命。

  范睢的远交近攻政策,在齐王国身上发挥最高的效果。足足50余年的时间,齐秦两国的邦交极为敦睦,政府使节和民间商旅,络绎于途,十分密切。

  齐王田建还曾于公元前237年,前往秦王国访问,赢政用极尊贵的礼节欢迎他。在首都咸阳设置盛大筵席,秦王国的高级官员和各国使节,匍匐在田建脚下,诚惶诚恐,不敢抬头。田建深为感动,跟赢政结拜为异姓兄弟,两个王国自然也成为最亲密的兄弟之邦。

  齐王国派到咸阳的使节,每个人都得到亲切的招待和可观的贵重礼物,无不心花怒放,对秦王国的坚强友情,赞不绝口。

  秦王国也不断派遣各种使节,包括其他各国国籍的客卿在内,携带大量黄金珠宝前往齐王国首都临淄(山东淄博东),一面游说统治阶层不要改变外交政策,一面诱使他们堕落,跳入贪污腐败的陷阱。

  因此,齐王国对任何形式的合纵对抗行动,一概拒绝参加。而且每逢秦王国征服一国,田建就派遣特使前往咸阳道贺。

  当全世界都在为保卫祖国血战之际,只齐王国隔岸观火,置身事外,连享半个世纪以上的繁荣与和平。

  然而,末日终于到来,公元前221年,东方六个王国中的五个王国都已消灭,只剩下齐王国孤独地陷在秦王国四面八方的重重包围之中。田建跟那位被秦王国收买了30年的宰相后胜,他们麻木的神经系统才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一切都已太迟。

  以后的事是,赢政把受贿最多的后胜处决,把昔日如手足的结拜老哥田建流放到共城(河南辉县)。

  当了45年的太平国王,享尽了人间荣耀的田建,在荒凉的太行山松柏林中,筑屋定居,随从他的宫人们不久就纷纷逃走。

  田建只有一个儿子,年纪还小,这位王位继承人每夜啼哭,使老爹心碎。而地方官员的供应又时时断绝,以致金枝玉叶的一家人常受饥寒,田建更加伤感,一病而死,幼儿不知道下落。

  东方六个王国到此全部结束,为时260年的战国时代也到此终止。只有一个封国仍然存在,那就是卫国(河南沁阳)。可能是它太小了,小到被赢政把它忘掉。直到12年后的公元前209年,赢政的继承人赢胡亥大概忽然间想起了它,才下令把它取消。

  尘埃已经落定,砍政杀杀260余年的战国时代告终,封国和独立王国长期的混战局面,已经过去,崭新的大一统局面出现,秦王国建立中国第一个中央集权,具有法家思想的强大王朝……

  漫画中国史 01、春秋战国 02、大秦帝国 03、楚汉争霸 04、西汉王朝